Saturday, February 25, 2006

February 24

腥風血雨的一星期

其實感覺不大, 我又不是長呆在那裏.

一個人的器量總在小事中表現出來.

何必與我這種小人物計較.

說別人不是的時候, 又看不見自己的不是.

在害怕甚麼呢? 怕別人知道自己沒料子, 怕別人取代自己的位置嗎?

遲早會的, 如果天在看的話.

我不孤單